首页 > 国内 > > 正文

杭州失联女童酒店监控曝光

2019
07/11
10:33:04
北晚新视觉

  记者从象山警方处了解到,根据“章子欣与梁、谢三人在7月7日下午5点半左右在宁波象山黄金海岸大酒店门口的监控中出现过”这一线索,目前警方一直在象山至爵溪街道沿线搜索孩子的踪迹。

  根据警方掌握的信息,梁某华、谢某芳带着章子欣是7月6日抵达宁波的。他们先在宁波火车站附近的一家酒店住了一晚,并前往了奉化、东钱湖等地。

  7月7日,梁某华、谢某芳带着章子欣,来到象山县的松兰山景区,并出现在松兰山至爵溪街道的沿海道路监控画面中。

  7月7日傍晚17点23分左右,在宁波象山黄金海岸大酒店门口的监控中出现。

  傍晚18时左右的监控画面中,可以清楚地看到梁某华、谢某芳与章子欣三人行走在路上,也没有异常情况。

  可在沿线的下一个监控画面中,也就是当晚22时许,只出现了梁某华、谢某芳,却没有了章子欣的身影。

  随后,梁某华、谢某芳两人连夜打车来到了宁波东钱湖,并一起跳湖自杀身亡。至第二天,也就是7月8日,两人的尸体从湖中浮起,才被人发现。

  章子欣最后出现的监控画面,就在象山。目前,宁波象山警方已组织力量在松兰山至爵溪街道沿线全力寻找章子欣的下落,也请知情群众提供相关线索。

  租客凌晨跳湖自杀

  被发现是身上只有25块钱

  “两个人是凌晨跳湖自杀的,发现两人尸体的时候,身上只有25块钱。”王先生说,一开始两人说是要带孩子去上海,但是后来调取车票等信息后,根本就没有去上海。“他们买票去了福建漳州。后来又去了宁波。中途的时候,还给家里人发过视频,他们带着孩子玩,还给孩子买了游泳圈,看不出什么异常。

  后来在宁波,也发了视频,是在网约车上,能看到红绿灯,还能看到旁边的建筑,我们觉得他们就是带孩子玩一下,当时催他们抓紧带孩子回来,他们说7号晚上8、9点就能到,但是后来他们说充电器坏了什么的,就再也联系不上了。”

  得知租客二人自杀,王先生说他们都难以置信:“两个租客都是四十多岁的人,身份信息也没有错,想不通为什么要自杀。”

  并未同意租客带孩子参加婚礼

  入住没几天的租客要带孩子去参加并担任朋友婚礼花童的请求,章先生也是通过电话才知道的。他并不同意,认为孩子出行必须要有大人跟随,可是家中老人还是轻信了对方的话,孩子最终于7月4日被两租客带走。

  章先生在得知孩子被带走后,一直与该夫妇保持紧密联络,要求对方尽快将孩子送回,对方一开始也能积极回应的。

  “他们起先答应6号把孩子送回来,等到了6号又改口说7号。后来他们又开始说车票买不到了,我说我可以亲自去把孩子接回来。7号下午,我告诉他们最后相信他们一次,不然就报警,但没想到当天晚上他们就失联了。”孩子父亲章先生说。

  7月8日上午家人报警。

  章先生希望借助媒体的力量尽快找回自己的女儿,他对记者说:“小孩子挺警觉的,被带走时拍了那个男人的身份证给我,这对夫妇的身份是可以确认的。”

  离家十五六年,家人去世都没回家

  带走孩子的两名租客到底是什么人?

  根据身份证信息显示,带走孩子的梁某华为广东省化州市官桥镇六堆大墩坡村。

  下午4点左右,钱报记者联系上了六堆村的一位唐先生。据他介绍,大墩坡村为六堆村的自然村之一,他就是村里的人。梁某华总共兄弟三人,离开家乡已经十五六年,以前在家里种田,没什么文化,后来去了外地,不知道他在外地做什么,梁甚至连家里亲人去世了都没有回来。

  梁某华与前妻育有一男一女,女孩大一些,男孩16岁左右。

  另一个将女孩带走的女子谢某芳不是六堆村人,而是六堆村周边镇上的人。

  爷爷奶奶还原

  孩子被带走前后情形

  今天下午3点半,记者赶到了淳安千岛湖镇清溪村,见到了孩子的爷爷。

  孩子的爷爷奶奶在街边摆了个水果摊,卖些时令水果。摊位不远处就是一家7天连锁酒店。梁某华两人已经在这个酒店住了个把月,期间,他们每天都到摊位来买二三十元的水果,时间长了和爷爷奶奶已经很熟悉了。6月29日的时候,两人说起,住酒店不便宜,还不如租住到爷爷奶奶家里去。

  爷爷奶奶就把二楼一间房间租给了这两人,租金500元。爷爷还帮他们买了一罐煤气,200元。一月500元的房租和200元的煤气费,两人当时就给到了爷爷手里。

  7月初,两人说起要带孙女要到上海去参加婚礼,还说要给包个红包。直到出发前,一直说要给,但爷爷说婚礼都还没参加,哪好意思收。

  7月4日,两人带着孩子一起走了。当时说好是7月5日上午参加婚礼,下午就回来。结果7月5日的时候,电话里说买不到动车票,要6日才能回来。到了7月6日,奶奶打过去电话,先说下午能回来;下午再打电话,又说还是没票,要7月7日上午包车回来。当时爷爷奶奶还替对方心疼钱:哎呀,那多贵呀。

  等7月7日依然没有等到孩子回来。

  7月7日下午5点之前都能语音、视频联系的,后来爷爷说再不把孩子送来就报警了,之后再联系对方就关机了。

  爷爷奶奶还是一直在等,等了7月7日整整一个晚上。一直到7月8日上午,爷爷奶奶终于坐不住了,报了警。

  7天连锁酒店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从身份证信息显示,两人都是广东人,说的也是广东那边的方言,穿着打扮都和普通,看不出有什么异样。他们要了一个房间,是一个大床房。他们是通过携程下单的,从6月10日入住一直住到6月28日。有点奇怪的是,这两人住店期间不怎么出去,白天晚上都在房间,偶尔中午时分到大堂坐坐,晚上会出去走走,但外出时间都很短。

  今天孩子爷爷还在如常摆摊卖水果。他一个劲说:那两人看起来很老实很老实呀,样子很老实的,说话也老实的……爷爷还说,孩子被带出去后,至少通了两三次电话,还通过好几次视频,孩子看起来蛮开心的样子,看不出有什么异样。

  孩子奶奶则告诉记者,孩子两岁时,妈妈离开了家后就没有再回来。所以,一旦有人对孩子好,孩子就会粘着对方,“(孙女)是个很活泼很可爱的孩子……”

  警方协查通报

  2019年7月8日10时许,淳安县公安局青溪派出所接到群众报案,称孩子从家中被两名租客带走,下落不明。接报后,淳安公安立即调集派出所、刑侦、网警、情报等部门精干警力联合开展立案侦查,专案组连夜赶往宁波开展调查。

  经调查,被带走孩子名叫章子欣,女,9周岁,淳安县千岛湖镇青溪村人。7月4日早上6点30分,家中租客梁某华、谢某芳谎称带孩子赴上海喝喜酒,将章子欣从家中带走。7月7日未按约定带回孩子,之后失去联络。7月8日凌晨,梁某华、谢某芳在宁波某地自杀身亡,女孩至今下落不明。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之中。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邯网的观点和立场

Copyright © 2018 bighan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8021892号-5
网站不良信息举报邮箱:yzg@codekj.com   交换友情连接QQ: 2456110381
版权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大邯网微信

扫一扫二维码
抢先看最鲜资讯

Top